期货商品功能北京调整司法资源布局 增设三中院、三分检

  • 时间:
  • 浏览:18

  8月6日,北京市第三中级期货商品功能法期货商品功能院和北京市检察院第三分院(以下称“三中院”和“三分检”)正式成立。

  三中院和三分检的成立,大背景是检法系统办案负担的不断增加。北京市委常委会于2011年6月审议通过了成立两院的报告。而据记者了解,当时北京市两个中级法院全年审结案件数量已经超过5.6万件,比1995年市中院一分为二时增长了485%。

  三中院和三分检成立后的管辖范围将包括朝阳、通州、顺义、怀柔、平谷、密云六个区县,而其余十个区县将由原来的一、二中院和检察院分院分别管辖。至此,北京市的检法系统也进入了“三分天下”的格局。

  另据此前公开的信息显示,除北京外,天津、上海等地也有关于增设中级法院的讨论。近年经济形势的发展,使各地法院都面临审案压力增大的问题。而与此相关的深层次问题也已经超出了“案多人少”的范畴,而触及到法院系统的改革路径。

  北京司法资源布局再调整

  在三中院、三分检成立的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市政法委书记赵凤桐指出,两院的成立是首都司法工作适应首都发展形势任务、优化首都司法资源配期货商品功能置的重要举措。

  这是北京市在过去二十年中第二次调整司法资源的配置。

  1995年,北京市分别成立了一中院和二中院,1999年又分别成立了一分检和二分检。而北京市的16个区县也大致以中线划分,两个中院和分检察院各自管辖8个区县。

  此次司法资源的调整,大体在两年前就已经开始酝酿。

  在2011年的北京两会上,北京高院院长池强就透露,北京正在准备成立“三中院”,并已上报有关部门。池强指出,由于中院的审判压力过大,已经影响到了其审判监督职能的发挥。

  2011年6月,北京市委常委会审议通过了成立两院的报告,经报最高法、最高检同意,2012年7月中央编办正式批准设立三中院和三分检。今年7月,北京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任命索宏钢和王一俊为三中院和三分检的首任院长和检察长。

  据记者了解,新设立的三中院政法专项编制550人,而三分检的政法专项编制280人。

  据北京市高院副院长吴在存介绍,三中院已于7月29日完成人员集中报到,并开展岗前教育及业务培训。而另据北京市政法委门户网站公布的信息,三分检已有在编人员182名,人员主要来源于市院,一、二分院和各区县检察院。

  按照北京市重新调整之后的管辖区域方案:8月21日新成立的两院正式对外办公后,朝阳、通州、顺义、怀柔、平谷、密云将由其管辖;海淀、石景山、门头沟、昌平、延庆由一中院和一分检管辖,东城、西城、丰台、房山、大兴由二中院和二分检管辖。

  不过,按照北京高院的要求,在一审案件中,商标确权类知识产权行政案件,仍统归一中院审理;而涉及住所地在西城区的国家部委的一审行政案件,也由一中院审理。

  法院系统“强基层”

  缓解北京法院不断增长的审案压力,是增设三中院、三分检的重要背景。来自法院系统的统计数据显示,近10年,北京法院每年受理案件的数量都以接近两位数的速度增长,而且目前每个中院一年承担的案件近3万件。

  法院审案负担上升的问题,并非北京所独有。按照最高院公布的统计数据,2008年全国各级法院审结案件数是1978年的19.5倍,而与此相对应的,人员数量仅增加了1.68倍。案多人少的问题,在经济发达地区的表现尤为突出。广州市中院在2013年的工作报告披露,2012年全市法院法官人均结案219.32件。

  在这样的背景下,除北京外,天津、上海等城市都已传出增设中级法院的信息,而在广州也曾有政协委员提出增设中级法院。然而,仅靠不断增加中级法院的设置,是否能够有效解决审案负担的问题,特别是是否能够真正发挥出上级法院的审判监督作用。

  近年,法律界对法院级别管辖的问题多有讨论。北大法学院朱苏力教授曾指出,基层法院存在一种恶性循环:基层法院素质不高,大量专业性强、法律关系复杂的案件只能交由上级法院审理;而这又造成了基层官员难以提高专业素养。

  这种恶性循环,一方面造成了大量案件涌向高级别法院,另一方面使基层法院出现了法官流失严重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强化基层法院的审判力量,特别是专业化素质的问题,对于法院系统应对诉讼量暴涨的现状显得更为重要。

  在不久前刚刚结束的全国法院队伍建设工作会议上,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在强调各级法院不断加强正规化、专业化、职业化的同时,明确指出,继续坚持重心下移方针,进一步加强基层法院队伍建设,着力解决影响基层工作发展的突出问题。